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就全国两会和中国经济接受马来西亚媒体专访
2020/05/30

       2020年5月30日,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接受马来西亚《南洋商报》专访,就全国两会与中国经济等相关问题做了解答。原文如下:  

  一、由于疫情的关系,中国GDP增长要达到预设的目标难度相当高,中国总理李克强宣布中国今年不设定GDP增长目标,创下1994年来的第一次,您怎么看?  

  答:今年中国经济不设具体增速目标,主要因为外部环境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一是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蔓延,至今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全球确诊病例已超过580万,下一步疫情怎么发展难以预知。二是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可以讲,疫情是当前影响全球经济的主要因素,预计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但到底影响会有多大、衰退有多严重,仍难以确定。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联系紧密、相互影响。基于上述,很难给中国经济增速设具体目标。  

  不设具体目标,有利于引导各方面从数字包袱中解脱出来,集中精力抓好“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和“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二、不设GDP将让经济成长失去一个标准,对未来的资源分配来说也失去一个参考,中国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答:不设具体增速目标,不意味着中国不重视经济增长速度、没有发展目标。“六稳”和“六保”就是中国在当前新形势下制定的新目标。不确定性越是增加,“保”的意义就越大。“六保”的重点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做到“六保”,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比如,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中国要新增城镇就业900万人以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具体目标。不仅如此,今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还要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所以说,今年中国经济虽然未设具体增长目标,但有“六保”和实现脱贫的目标。中国的资源投放不会因为没有经济增速目标而失去方向。  

  三、不少经济学者主张中国应该推出更多大型经济计划来推动经济发展,但是同时也有声音担心会出现过去(4万亿计划)后遗症,如“杠杆化”“供需失衡”,以及产能过剩问题。如何拿捏相当考验中国政府的智慧,您有什么看法可以分享吗?  

  答:首先,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中国采取“六稳”、“六保”措施,稳经济基本盘,就是保护社会生产力,保护今后经济发展的根基。  

  再者,中国明确提出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这既考虑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需要,也考虑保持中国经济长期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需要,同时还考虑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给出了明确的路线图: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出民生导向,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相互促进,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包括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新型城镇化建设,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两会”分组会时明确指出,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此外,中国提出通过改革开放应对当前挑战。面对疫情冲击,中国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但不搞大水漫灌。更加注重用改革开放的办法,稳就业、保民生、促消费,拉动市场、稳定增长,走出一条有效应对冲击、实现良性循环的新路子。  

  四、尽管中国的内需强大,但是外需仍对中国经济增长起着关键作用。您认为马来西亚在中国经济的外需上,能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答: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现在中国进出口总额已占GDP的30%左右。中国重视经济内需带动,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并不意味着外需不重要了。实际上,内外需两个市场是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  

  马来西亚是东盟重要成员,东盟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今年一季度,东盟超越欧盟,已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马经贸合作不仅面向马来西亚国内市场,还可辐射东盟、南亚和伊斯兰市场。因此,马来西亚在中国经济外需中作用不可轻视。  

  五、这次两会上,有些指标是值得注意的,如: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从去年的3%调至3.5%、城镇新增就业率从去年的1100万下调至900万、失业率也从去年的5.5%调至6%。这样的情况,会对马来西亚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尤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会不会有更多的中资或专才到马来西亚寻求发展?  

  答:上面提及的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失业率等都是反映中国国内经济活动的指标,这几个指标因素对马来西亚经济的影响是通过中马两国及国际间的商品、资金、人员等要素流动及经济往来传导的,上述指标的调整变化对马来西亚经济不会产生很大的直接影响。  

  由于马来西亚经济是外向型主导,且中马经贸关系密切,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困难增加、增长放缓,一定程度上会对马来西亚经济产生不利影响。但是,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有限的,今年中国经济指标变化不会改变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因此对中马经贸关系及马来西亚经济的影响也是有限的、暂时的。  

  从大趋势看,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马经济关系及两国之间商品、资金、人员等要素的双向流动日趋紧密,不管是否有疫情冲击,中国赴马来西亚的投资合作和人员往来都会增加。  

  六、您过去多次提及中国是世界发展的火车头,而多个国际机构的数据也显示,中国对全球经济成长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中国对疫后全球经济的复苏扮演关键性的角色。可否分享下,疫情后的中国对外经济政策会是怎样的一个轮廓?  

  答:中国经济多年来对全球经济贡献超过30%,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从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来看,众多国际机构预测今年中国将成为全球为数不多的经济保持正增长的大国。今年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的贡献率将会更高。  

  疫情之后,中国对外经济政策的基本方向不会改变。不管全球经济如何变化,外部环境如何复杂,中国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不断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以开放促合作、促发展。  

  中国积极促进进出口贸易。出口方面,优化国际布局,推进市场多元化;促进出口主体多元化,为中小外贸企业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支持跨境电商、服务贸易试点,增强外贸新动能。积极扩大进口,筹办好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发展更高水平面向世界的大市场。  

  中国积极促进双向投资。积极利用外资,大幅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开放自主权,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在中西部地区增设自贸试验区、综合保税区,增加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营造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引导对外投资健康发展。  

  中国积极推进全球治理,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加强与各国经贸合作,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世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发展。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推动中国与东盟、中日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亚太经合组织等区域经济合作不断深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七、这次的两会,您觉得还有哪些是马来西亚企业需要留意的部分?尤其是在经济层面的关注上。  

  答:首先是“六保”,特别是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中国是世界工厂,中国产业链是全球产业链的一部分,与马来西亚等各国联系密切。中国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关系到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发展,也关系到马来西亚企业的经营和发展。  

  二是中国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中国内外需相互促进、相互融合,扩大内需市场是面向世界的大市场,中国扩大内需的最终目标,不仅给中国企业带来机会,也给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各国企业带来机会。  

  三是中国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这对外向型经济占主导、对外贸外资依存度高的马来西亚及企业来说,都是不可不重点关注的。  

  此外,今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最后一年,要编制“十四五”规划,为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擎画蓝图,也是值得关注的。  

  八、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控股责任法》,要求外国上市公司证明不受外国政府控制,其中,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受影响的213家上市公司中,中国港澳上市公司就占了95%,是否为中美金融战打响第一枪?  

  答:即便该法案通过,中资企业也不一定立即撤离美国,企业与企业的联系是市场行为,不会轻易被非市场行为影响。市场经济是多年形成的关系,不是一个举动就能切割开来。而且该法案通过后仍需要经过一些环节与程序。  

  在全球化时代,美国很难实现与中国分割,逆全球化的做法与世界潮流相违背。美国过去与苏联冷战时,两国当时是两个分割的市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中美不可能分割,欧洲、东盟及亚洲其他国家也不会跟从美国。  

  中概股撤离纽约股市,将转向伦敦和香港等其它金融市场,会削弱纽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及美元霸权,终将影响美国作为全球大国的地位。真正的金融战是国际货币之间的地位之争,目前美国的主要用意还是打压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高科技企业。  

推荐给朋友: